据传,明末清初,此地有条通往临浦、杭州等地的河江,并设有船埠,当时,该村有一进士姓阮,故取名阮家埠。后店铺不断增加,形成一个集市。解放后,改名为阮市,镇名亦由此而来。

  站在老街的斜坡处,仿佛能闻到炸鸡排的香味。原来这里摆满了各种小吃推车,五毛钱一串的炸年糕,两块钱一个的炸鸡排是每个周末最期待的美味。

  老街桥头的“金家台门”是阮家埠第一台门,已有上百年历史。门台上的”诗礼传家“四字显出主人当时的期望。

  台门院落为五间开不显得大,前后分三进,前两间已经坍塌,只剩下临江的后进及两侧的几间偏房,也还形成一个较完整的天井。台门内的门窗雕花应该很是精细,可惜雕花人物已被剔除面部表情,从那残留依旧矫健的人物身影上仍能感受到画面之逼真。

  二十年前老街的这条弄堂两侧都开满小店,每到周末学生们都往这里涌,很是热闹。现在的老街越来越冷清了,两侧的店面也相继关门,再也没有记忆中的喧嚣。

  依旧坚持营业的小店,店里的物品稀稀落落地摆放在柜台上,毕业留言册上都落了满满的一层灰,这样的毕业留言册你家里是不是也有?

  阮市新华书店,还在老地方。

  小时候问爸妈要零花钱都是搬出“我要去新华书店买书”这个由头,其实要来的钱一大半是在街上吃喝玩乐掉了。

  新华书店内货架上零零散散地放着文具用品,再也没有印象中“高大上”的感觉。

  新华书店对面的这家音像店,在二十年前很出风头哦,磁带盛行的那段岁月里,你是否也常在这里花一礼拜的伙食费买一盒磁带。

  音箱店对面是阮市老街上最气派的建筑物——供销社。供销社店里的海报一直没换过,满满的怀旧感。

  供销社里面的东西品种多、质量好,现在很多人还是习惯来供销社买东西。有些老传统的物件,比如置办个结婚嫁妆,在供销社一家店就能买齐了。

  阮市颇有名气的算命先生就在供销社对面。

  老街上的住户正在门口生火,阿姨自制的生煤球神器看上去很好用。

  空旷的老街上一眼望不到什么人,街上的店铺早已不再开张,两边斑驳宽大紧闭的店铺门仿佛像一张久经风霜的老人的脸,而门口早已弃之不用的独轮车身,则像是那位历经沧桑的老人。

  修鞋铺还在老街上。现在修鞋子的这些古董机器,也只有在老街上能看到了吧!

  整条老街有几百米长,街边大多为那种两层木结构楼房,一楼开店二楼住家。老街上的一些住户已经新造了楼房,红色、绿色的马赛克在一片青砖黑瓦中显得有点突兀。

  阮市老街上最出名的建筑就是街尾的这座“接婴堂”,门台由四个外八字形门台柱构成,柱身上有几道角圈纹直达圆柱顶,呈拱形门结构,可见明显的西洋风格。

  绍兴煤饼曾是街路上的吃香货。

  阮市的街道都是平行的状态,跟北京的胡同有点像呢。老街、新街之间都由这样的弄堂相连。

  从供销社背后的小弄堂出来就是明星照相馆。照相馆应该有30年了吧,文明君小时候的照片都出自店老板之手。去年陪家人去拍一寸照,老板居然还能叫出文明君的小名。(能让照相叔叔记20多年,文明君小时候应该是蛮讨人喜欢的吧!)

  照相馆附近的富利金店也是家老店。女人的戒子耳环样子看腻了,就来这里花点加工费换个新的款式!

  拐过这个转角也可以到新街上。

  从弄堂出来,这家早餐店还在老地方营业。油条、豆浆、馒头、小笼包一应俱全。突然想起曾经给我们带早餐的那个男生,早起给同学们带3年早饭也挺不容易的。

  相比于老街的冷清,一步之隔的新街就热闹很多。

  店铺里商品摆得满满堂堂的,生意应该也不错吧!

  “砰砰、砰砰砰……”耳边传来富有节奏感的声音,那是师傅正在弹棉花,阮市人嫁女儿总少不了一两床手工棉花被。

  姚华江牙科。老百姓有个牙痛牙病的,都会来找姚医生。

  阮市人口中的新街。

  “金鑫鞋城”、“和平服饰”、“锦科眼镜”这些都是经常要光顾的老店。

  菜场总是每个小镇人气最旺的地方,阮市也不例外,临近中午还有这么多人,想必早上人会更多吧!

  公路边的三星饭店,老板取店名也是蛮考究的,“三星饭店”就比“五星饭店”差了一丢丢。

  穿镇而过的主干道越来越宽了。

  阮家埠开发区俯瞰图。

  今年阮市正在下一盘“造市”大棋,占地700亩的阮家埠开发区正在紧张建设中,它将催生一个焕然一新的现代新镇。

   

作者:斯红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