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初夏的上午,文明君走进湄池老街,老街老墙、古树古宅,如同是一幅被时空遗留下来的画卷,记忆中的湄池老街徐徐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在2001年以前湄池还是一个繁华的中心城镇,辉煌过一段漫长的时光,随着镇中心的迁移及湄池火车站的取消,老街变得不再热闹。短短十余年的光阴,曾经生机勃勃的湄池老街也不复当年的繁华。

  浦阳江脚下的这家林一酒家,据说当年在湄池的地位,相当于现在的海亮商务酒店,那是湄池人请客吃饭的高档场所。

  老街入口处的这家杂货铺,一直在这里,连门面都没怎么变,只是店老板早已换了多任。朴实的老板告诉文明君,现在提倡文明开车,过路的司机都不喝酒了,小店的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

  湄池商场,当年你过年的新衣是在这里买的吗?

  站在老街入口,看着撑伞的老人从街的那头慢慢走来,思绪回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的湄池火车站是邻近村民出行的最佳选择,去杭州,去诸暨,都可从湄池坐火车出发。

  每天中午11点半有一趟火车到站,千把人浩浩荡荡地从湄池站出来,挑着扁担、拎着包裹,通过湄池老桥各自前往目的地,那是一种何等壮观的场面!

  老街的三叉路口,初夏的上午,天气已经有点闷热,本来就安静的老街,行人少之又少,一位撩起上衣的大叔从转角处匆匆走过。在时间的洪流中,老街慢慢没落了,你还认得出这幢长满青苔的楼房吗?这是一家饭店。曾几何时,约上三五个好友去湄池老街上搓一顿,在那个年代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湄池街入口处的这幢5层楼建筑就是原先的湄池供销社,里面有琳琅满目的商品,那是逢年过节才会来的地方。小时候,听到大人们讲明天去趟湄池供销社,那肯定兴奋得一晚上都睡不着了。

  供销社过去就是湄池乡政府的旧址,黑砖黑瓦的建筑风格,跟我们常见的白墙黑瓦的房子有所不同,有一丝丝上海老弄堂的感觉。

  湄池乡政府旧址侧墙,墙上硕大的五角星分外醒目,烙着那个火热年代的印记。

  老湄池医院,这是诸暨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前身,很多80后湄池人都出生在这幢小楼里。

  湄池医院对面就是湄池海事局办公楼,三四十年前就有这些5层洋楼,可见当时湄池老街的繁华。

  紧邻海事局的是湄池粮站,在那个特定的年代,能进粮站工作是多么威风的事情。听年纪稍长的人讲,每次拉着稻谷去交粮,就怕粮站工作人员抓一把谷子,放几粒在嘴巴里一咬,说:“太潮了,拉回去重新晒一下。”顿时整个世界都暗淡了有没有。

 

  保存完好的诸暨市航

运公司。

  航运公司门口的这条马路,原来摆满了各种小摊,十分热闹。

  逛完了湄池街和航运路,刚好兜了个圈,湄池老街两横一竖的街面也就走完了,但是来湄池老街怎么能不去看看湄池老火车站呢!文明君继续往老街深处走去。

  穿过原来的铁路工人宿舍,就到了湄池老火车站。“湄池站”站牌已经被钢棚挡去了一半。原先的站台,现在也已经变成了厂房,湄池火车站也算是适应时代发展了。

  湄池火车站的调度室还是原来的样子。

  墙上还依稀可见“行车重地 闲人莫入”的字迹。

  站台旁的铁路公寓还是原先的样子,老铁轨在几年前被拆除了。在老铁路旁边造起了电气化的新铁路,每天火车还是来来往往,只是这里已不停站。

  

  如今的湄池老街,当年的繁华已不再,年轻人都已经搬到新街上生活,留在老街的大多是这些舍不得离开的老人。一位老人坐在门口不慌不忙地做着手工,她的猫安静地匍在门口陪着她。

  而浦阳江东侧的湄池新街一年比一年热闹,湄池车站这边各种公交车私家车停得满满当当的。湄池供销商场一楼已经变成了国玺经贸有限公司。

  农贸菜场门口依旧开着各式各样的小店,向阳超市也还在老地方。曾经归校的下午约上两三个好友,在这条小街上淘各种便宜货,然后在车站买一个八毛钱的干菜烧饼,拎着大包小包乘三轮车回校,这样的日子,一晃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在《知音》盛行的那个年代,连书店都叫知音书店。

  又是一年高考季,不久之后,湄中的毕业生将从状元湾走向全国各大高校。

作者:斯红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