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都老街位于三都集镇的北面,与新街平行,老街的路显得比较宽敞,机动车可以进入老街深处。据年长者介绍,这里原先有个圆拱桥。过了拱桥才算正式走进了三都老街。

    如今在老街上居住的大多是年长者,平时也很少有年轻人来访,见文明君拍照,照片中的老奶奶介绍说,“原先这里有个‘拐洞’,可惜被拆了”。

    南方的盛夏,异常闷热,人们都待在家里避暑,老街上行人稀少。

    尚莲路上的三都煤饼厂大门紧闭,门口几株野草肆意地生长着。

    一辆装满布的三轮车慢慢驶过老街。上世纪末三都的贡缎市场也曾辉煌一时,三都一带家家户户几乎都有布机。

    三都老街上保存完好的台门。

原来的三都供销社,就在这个台门里。

    跨进台门,生活气息迎面扑来,正坐在圈椅上乘凉的老太太见有客人拜访,连忙站起来打招呼。

    三都广电站的牌子还在,看到楼顶的那两口大锅,不禁让文明君想起小时候看电视时,不断转动“天线宝宝”的场景,手都不自觉泛酸了。

    老街上的新别墅,跟周围富有历史气息的建筑搭在一起,竟也非常和谐。

    这家洋铁皮店已经开了几十年了,岁月似乎没在老板石新源身上留下多少印记。只见他面色红润、身体清健,一点都不像个80岁的老人。

    如今,老街上的许多店铺早已经歇业,卷闸门已经好久未动了,只有寥寥几家店面还开着门。

老街小店里的书墙,你曾在这里借过小说吗?

除了书,店主人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

    振兴路11号的这家杂货铺,1980年就已经在这里了,算算已有36个年头了。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这8个字是时代特有的标志。

老街上的理发店,店里的行头也有年头了。

这整排小楼原来是三都食品站。

    如今的三都老街大部分时间是安静的,就连曾经热闹的“二月半”也变成了十诸线上的物资交流会。

    三都老街每年的农历二月十四、十五、十六日三天,人们惯称“二月半”,这是三都老街人传统的盛大庙会。

每到农历二月十四日。三都村人组织传统百人仪仗队,将八尊神像抬着招摇过街。这天神铳震响,爆竹齐鸣,沿街各家各店燃香烧纸祭祀朝拜。然后,将八尊神像抬至宋家祠堂供奉。村人挑着“三牲”贡品祭祀三天。并在农历二月十四日晚,开台演两天三夜大戏。邻县东阳、义乌、浦江、兰溪等地的一些客商前往赶会,经商贸易。四乡八里人群集拥, 也趁此赶闹。村人家中宾客盈门, 家家户户筛选上等糯米、赤豆、芝麻、红糖为原料, 舂麻糍招待客人。三都麻糍吃起来的味道叫绝。
当地有民谣一代代传唱着:“三都街,有个“二月半”,(当地方言半字读音为“布”)家家都做麻糍稞;麻糍稞,上街摊到下街过;赤豆馅,柔而甜;芝麻芯,酥又香;外地客人来做客,尝了拿了无计数。”

 

    与老街的安静形成对比的是,三都集镇改造跟夏天的太阳一样火热,陶朱街道总投资近5000万元的三都集镇综合改造工程正在进行中……

 

作者:黄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