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姐来了啊,上次拿来的东西用光了,怎么办啊?”“别急,我这不就给你们送过来了吗?”这是发生在9月20日上午,街亭镇周村一位第二天将要结婚的村民周京韩家门口的对话,对话的双方分别是周京韩的母亲袁芳华和周村红白理事会的会长周彩定。周彩定手里还拿着20张长15厘米、宽5厘米的纸条,看上去既不像请帖也不像贺卡。周彩定拿着这个来到正准备结婚的新人家中做什么呢?

  要说这些纸条的来历,还得追溯到一个多月以前。8月初,街亭镇正大力倡导移风易俗新风,周彩定响应号召进行摸排,确定了两户人家将在近期举办婚礼,便上门宣传移风易俗新风,其中有一项便是高度酒尽量使用农村土制烧酒。周村大多数人家本来就有自己酿造土制烧酒的习俗,村民对这一政策并不排斥。“有些高档酒喝起来还不如我们自己酿的好喝呢,况且自己酿还不用花大钱。”袁芳华说。

  但这一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一开始两户人家都准备把烧酒灌在空矿泉水瓶、雪碧瓶里,但装好后,他们提出了异议。“这样有点简陋吧!”“直接摆在酒席上面有点不太合适。”“这样子的酒也就我们自己喝喝,拿不出去的。”

  听到村民的反映,周彩定打算统一制作一批瓷瓶给村民使用,但在核算了成本后发现这么做并不划算,“我们到厂家那边问了一下,制作一个500毫升的瓷瓶要40元,而同样容量的土烧酒本地买买只要30元就好了,统一做瓷瓶反而违背镇里推广移风易俗的初衷了。”此事困扰了周彩定数日,期间她想过使用木桶、塑料、纸杯,但不是成本过高,就是使用不便。一次看到家中孙子拿着“娃哈哈”矿泉水瓶上撕下的标签纸玩耍时,周彩定来了灵感“何必拘泥于制作瓶子呢?在原有的瓶子上包装下也挺好的。”于是,她按照矿泉水瓶尺寸设计了江南水墨风格的外包装。这个包装是由塑料制作,一面有粘性,就像胶带一样,可以直接贴在瓶子外面,包装起来既美观又方便,而且制作成本也低,每张仅需一块钱。“这个包装上面还印有移风易俗的宣传标语,村民在喝酒的时候看到这个,还能提高移风易俗的知晓率,更方便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周彩定说。

  8月底,周村一对新人结婚,酒席上的土制烧酒就采用了周彩定设计的外包装。这个包装很受村民欢迎,第一户新人刚办完婚礼,村民周京韩便找上门,主动要求在自家婚礼上采用这个包装。周彩定定下的第一批包装有50张,首次用了30多张,周彩定手头包装不够,便承诺第二批到货后会送去他家,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诸暨日报记者 吴帆 通讯员 郭梦雅)

作者:陈建豪